<acronym id="b1r6a"><strong id="b1r6a"></strong></acronym>
  • <p id="b1r6a"></p>

      <td id="b1r6a"></td>
    1. <pre id="b1r6a"></pre>
    2. <acronym id="b1r6a"></acronym>

    3. <table id="b1r6a"></table>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技新聞 >

      為什么中國有互聯網巨頭卻沒有工業軟件巨頭?

      時間:2021-08-27 16:07來源:網絡整理 瀏覽:
      概述:在中國挑戰美國的經濟霸主地位的大環境下,中國的工業走向二次變革,工業軟件是整個工業實現信息化、智能化、高端化的必然之路。工業軟件領域包


      概述:

      在中國挑戰美國的經濟霸主地位的大環境下,中國的工業走向二次變革,工業軟件是整個工業實現信息化、智能化、高端化的必然之路。工業軟件領域包括業務運營協同、設備信息控制、制造過程管理、高端研發設計等方面的內容,從前到后國產化難度依次增加,產業結合度依次增加,人才要求程度越來越高,資本有效性越來越低,國家戰略級別越來越高。當前重要工業通訊協議被國外壟斷、高端工業場景管理經驗被國外軟件壟斷、核心工業模擬和設計能力被國外壟斷。中國工業軟件的發展,是一條長期、艱巨的道路,需要充分利用好國家引導、資本引入、平臺生態構建、產業多維度人才培養等多維度的資源。


      社會政治經濟歷史背景下中國走向工業二次變革的必然之路

      隨著國家大的經濟政策的快速調整以及新冠前后來自美國對我國開始的赤裸裸的高精尖技術維度的全面圍堵,整個經濟面和社會層面大家已經明顯感受到中國當前經濟現狀已經不愿也不能再甘心居于產業鏈中低端領域受到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的持續資本盤剝。

      自WTO大開放之后整個產業鏈持續利用國際市場的蓬勃發展和對外輸出產能的規模擴張式經濟早已經到達了新階段。外部新增市場受到壓制,內部需求市場還需要建設。而出于資本主義模式貨幣經濟霸主模式下的美國是不可能愿意遵守自己強大時才能制定的全球化經濟政策自愿交出經濟霸權。沒有向全球輸出美鈔美債能力的情況下,沒有大量的第三國家作為美國經濟金字塔的低端墊腳石,美國經濟無法維護國內橄欖型社會結構。

      所以我們看到美國打破自己原來各種假溫馨的自由經濟和全球貿易政策下兩面人形態,同時也能感受到中國舉起命運共同體和維護全球體系的真誠。如果你能重新梳理起英國美國等西方國家崛起的路線,就能理解重商主義貿易保護與貿易自由主義本身其實是國家不同經濟階段的必然之路。所有大國的經濟政策背后依舊是本國優先和本國資本優先。在政治經濟領域沒有簡單的非白即黑的正確模式,一個單一的全球貿易政策的背后是西方集團化利益的抱團利益維護。

      供給側改革,一帶一路,工業4.0等都是整個國家在這個大的歷史背景下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材料產業、半導體制造、精密制造技術、核心工業軟件等都是國家當前卡脖子技術的重中之重,面臨著西方來自技術、市場與貿易上的全面封鎖。2020年中國制造業增加值占世界制造業份額的達到32%以上,但中國95%以上的高端PLC和工業網絡協議市場被GE、西門子、羅克韋爾、施耐德等國外廠商壟斷,本土品牌主要集中在國內低端工業控制系統市場,中國高端CAD、CAE、MES、PLM等工業軟件市場基本都被SAP、西門子、達索、PTC等國外廠商所壟斷。

      工業軟件是整個工業實現信息化、智能化、高端化的必然之路、而越是高端的技術,其與產業鏈的發展結合程度就越高,技術標準的歷史慣性和歷史積累要求就越高,核心人才的泛用性就越差。這就意味著重新造輪子是一個低效、緩慢、資本回報差的過程,用自由資本角度思考是不合理的過程。但在中西方發展經濟的內核理由和根本動力不一致發生分歧,先進國家抱團打壓新經濟體崛起的大背景上。也只有中國這種能夠正面應對國家化資本的沖擊和抵制,制定并執行長期經濟政治戰略的國家可能進行挑戰。

      過去的20年,我們的信息產業獲得了突發猛進的發展,出現了像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這樣的跨領域信息產業巨頭,同時孵化出大量高收入的IT工程師和技術人才,能夠和國外巨頭直接競爭。同時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巨頭開始把自己的技術向產業互聯網領域進行擴張。那么,同樣的工業軟件是否能依托于這些信息產業巨頭得到飛躍呢?

      我給出的答案并不樂觀。

      為什么中國有互聯網巨頭卻沒有工業軟件巨頭?


      工業軟件領域特征

      工業軟件或者說軟件技術在工業領域的應用按實際使用方向基本可以切分成四大塊:

      A.業務運營協同B.設備信息控制C.制造過程管理D.高端研發設計


      這四大塊總結一下就是,從前到后國產化難度依次增加,產業結合度依次增加,人才要求程度越來越高,資本有效性越來越低,國家戰略級別越來越高。也同時意味著距離傳統標準化、市場化和資本密集的信息產業巨頭越遠。

      為什么中國有互聯網巨頭卻沒有工業軟件巨頭?

      ISA95模型

      A.業務運營協同 —— 也就是信息產業化,當前資本與商用領域高度密集的區域

      基本上市面上常見互聯網2B領域都與其有高度的交叉,ERP(企業資源管理),CRM(客戶關系管理), SCM(供應鏈管理),OA(辦公自動化)等主要用于提升企業管理能力和運營效率的軟件。此部分系統因為經常具有功能上跨行業的通用性,更加致力于將原來產業運營的既有流程數字化信息化,在信息技術發達的中國當下,并不存在太大技術壁壘,工業產業鏈領域的應用基本可以復用。

      該領域是我國互聯網巨頭及其資本的勢力范圍,一般技術人偏向于CS(計算機科學)專業。

      當前這個領域活躍著我國的互聯網巨頭和聚集了大量產業資本,整個產業活躍且不斷侵蝕傳統海外軟件的份額。隨著云技術時代的到來,除了傳統的互聯網和軟件巨頭外,越來越多的SAAS公司的活躍進入這個領域,產業互聯網數字產業化基本圍繞的也是這個領域展開,不斷嘗試以上云的契機打破原來的巨頭壟斷格局。一般上講的2B互聯網往往都是這個領域的覆蓋范圍,屬于輕資本,依賴于跨產業整合業務人員和it開發人員。

      這個領域基本屬于強市場化競爭,強人才和資本供給,強投資效益反饋,基本無需上層干涉,引導自然發展即可,期待其最終崛起和收縮于國內互聯網巨頭的資本覆蓋范圍內,并跨越包括工業在內的多個領域,期待能從SAP、Oracle等國際巨頭手上搶過更多客戶。


      B.設備信息控制——構成物聯網與產業數字化的一部分,偏向于自動化制造控制與工業設備的數字化。

      設備信息控制包括了傳統EE領域的PLC、嵌入式系統等領域,集中于提升設備的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與消費電子、汽車電子、通訊電子等電子領域具有交叉,強調傳統器、控制器、通訊模塊與處理器的集合與應用,邊緣計算也是該領域重要的一環。雖然依賴于電子行業和半導體產業的硬件供給,同時也受益于我國消費領域電子產業鏈的高速發展,國產化程度在逐年提高,但受制于長期的工業硬件設計與通訊標準等,工業領域在中大型智能制造相關設備上份額占比仍舊非常低下。

      屬于設備級別控制,該領域關聯到智慧制造的工業機器人的使用,直接與工業制造設備和制造技術相關,具有很強的市場化壁壘(生產設備的品牌更新相對緩慢),如果能完成工業設備的全面國產信息化后,就意味著我國的智慧工業設備擁有全面的復制和對外輸出能力。

      該領域的國產化是我國電子與通訊及機械制造龍頭及其資本的勢力范圍,競爭格局偏向于從小型到大型,從局部優勢到整體國產的遞進式競爭,一般技術人需要偏向于EE(電子工程)。

      由于我國工業對EE人才的培養,隨著工業物聯網的發展規劃和我國在工程機械和消費電子產業鏈取得的進步,這個領域展現出很強的潛力已經成為新的資本熱捧領域,也是最迎合國家政策能夠得到快速進步成果的重要領域,并不亞于半導體領域。


      C.制造過程管理——智慧工廠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工業4.0的控制核心之一。

      基本上已經偏重于中大型現代化工廠的智能控制,基本是以MES(制造調度執行系統)為核心的工廠自動化體系,整合了整個過程的信息流、數據流與物流,整合和優化的是整個工廠生產過程,與現代化工廠直接相關。屬于集團化工業企業發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MES偏向與管理分析與調控,同時需要強大的數據層SCADA(數據采集與監視控制系統)支持。

      屬于工廠系統級別控制,產業化程度非常高。從國外歷史經驗上看MES巨頭如霍尼韋爾、西門子、通用電器、ABB等都是不折不扣的工業自動化巨型集團公司,其當前服務的對象也是我國最頂尖的工業集團。其一般為將自己在特定制造行業的自動化管理能力進行輸出。

      該領域的發展不是單一的功能問題,是一個制造行業的設備、生產、數據、管理等整合的過程。通用性程度低,基本屬于定制化實施。這也意味著只有特定領域的制造專家才可能孵化出對應的能力。而當前國產MES中能突出的幾家公司,如寶信軟件源自寶鋼集團的鋼鐵制造領域,柏楚軟件專精激光切割領域, 也正是將行業經驗轉化為成果輸出出來的。但是該領域投入大,項目時間周期長,需要專門的行業人才,同時需要來自開發商和應用企業對價值的理解與探索。不是單純可以依靠資本累計得到短時間快速發展的領域,屬于響應智能化制造政策需要來自行業引導自上而下擴展的過程。需要真正完成國產替代的價值化而不是單純國產替代化。

      該領域的國產化將意味著我國工業開始能夠引領前沿工業制造理念。國產投資均屬于戰略投資級別,不大能期待依靠純市場競爭的方式在有限時間內完成整個過程。能夠進入這個領域的人才,需要的基本是制造業頂尖復合人才,包括了需要電子、機械、管理、軟件等復合領域,能夠在特定工業領域有很強的深耕能力而不是單一局限于特定技術之中。同時需要有大型制造企業資源能夠有足夠的意愿和動機完成對應的更新,這意味著得到大量大型國企制造巨頭的支持。



      D.高端研發設計——工業產業鏈頂層軟件

      主要就是包括了CAD(計算機輔助設計),CAE(計算機輔助分析),CAM(計算機輔助制造)等工業產品設計軟件,和PDM(產品數據協同管理)、PLM(產品生命周期管理)、DM(數字化制造)等工業過程設計軟件。涉及了整個工業全過程。該領域也直接與工程科學的研發有精密的聯系,是我國工程技術發展直接關聯的領域。

      這塊也是被國外卡脖子最嚴重的領域。國外對我們特定工業軟件的使用限制,甚至可以影響到從產品設計到整個生產供應鏈的過程,同時也導致大量的工業制造數據的積累得不到應用。

      該領域的國產化后,就意味著我國全面進入了全面工程科學技術領先階段。需要的是頂級工程開發人員,應該說頂層工業軟件需要超強的數學和算法功底的技術開發人員研發投入,全產業鏈企業的參與、豐富來自實際的工業數據積累、強大的工業資本應用作為價值后盾。是一個高風險、高投入、長周期,回報慢但具備國家級戰略 意義的行業。

      我國想在這個領域的進步和追趕,需要的是以十年計算的人才、政策、生產數據積累和企業投入。

      為什么中國有互聯網巨頭卻沒有工業軟件巨頭?

      發展我國工業軟件的路線探索

      工業軟件的發展階段本質和我國工業在產業鏈中所處的地位有直接的關系,我國相對傳統工業大國的技術積累想對薄弱,從改革開放起計算到現在,我們從摸著石頭過河逐步引入工業體系到成為世界工廠也就50年時間。而自工業革命以來傳統工業國積累工業相關的經驗與數據已經200多年,包括西門子、通用在內的工業集團已經100多年。傳統的工業軟件,正是在巨頭的長期工業發展和規模效應下逐步發展起來的。當下全球工業體系的管理思路、通用技術標準和頂層設計工具也都掌握在西方工業集團手中。這是當下的事實。

      當前重要工業通訊協議被國外壟斷、高端工業場景管理經驗被國外軟件壟斷、核心工業模擬和設計能力被國外壟斷。

      我們需要正視積累上的差距和產業的實際問題點。不要有大躍進式運動式的發展幻想,既也不應該用全面對抗,全部重新造輪子的思路來應對這個問題,也不應該抱著過分的資本實用主義幻想,完全依賴于外部,自己只作為工業軟件的服務對象,把中國工業的未來都壓在全球主義的良心上。

      中國工業軟件的發展,是一條長期、艱巨的道路,需要充分利用好國家引導、資本引入、平臺生態構建、產業多維度人才培養等多維度的資源。本人并非對口領域,在此我給出一些自己淺薄的思路和觀點,也只是僅供大家參考與討論。


      為什么中國有互聯網巨頭卻沒有工業軟件巨頭?

      1. 頂端工業軟件領域不能幻想互聯網式模式的資本投入與高速市場化發展,是一條自上而下引導的穩健而緩慢向前的道路。

      我國的互聯網產業的快速發展具有其強烈的特殊性?;ヂ摼W產業擁有技術應用高度開源化標準化、屏蔽海外競爭對手的本土巨型消費市場以及高效的資本擴張轉化效率?;ヂ摼W領域的技術偏向直接的消費應用層,場景較為標準通用邊際擴張效率極高,高度開源的互聯網技術也不存在與海外的技術代差。這使得互聯網產業可以在商業模式確立后,可以利用資本投入技術人力和市場人力搶占整個市場并擴張領域?;ヂ摼W產業本質是個可以依靠市場化競爭快速發展的輕資產行業。

      反過來,工業軟件有著強烈的專業化領域特性要求,細分行業個性化需求非常強烈且特殊;其要產生經濟效益時,軟件的使用需要與工業設備、工廠管理進行高度精密的結合;上層軟件的設計開發與應用更是需要領域工業巨頭的深耕和復合型綜合人才的培養;高級工業軟件的開發與調試,無論是周期還是資本投入都非常巨大,資本回報不穩定,同時還面對國外優勢競爭對手的市場先期控制和更換的市場成本。工業軟件領域屬于工業領域,對生產資料和產業生態鏈的結合要求非常高,是依賴重生產資料和政策扶持的戰略行業。

      當前工業軟件可以引入互聯網資本和人才的領域,正如之前闡述的那樣,主要集中在工業領域的產業互聯網和數字產業化方向。

      高端工業軟件必然是以政府和國內產業聯盟為政策性發起主體,建立起以軍工企業、科研高校、國有大中型工業企業、國內大型制造私企為長期核心合作生態,得到來自政府資金和產業資本的支持,同時與國外企業保持技術/標準的合作與互認,率先在一些與國外差距不大的領先產業鏈上優先發展。先從局部領域發展起來同時培養起成熟的人才圈和理論再向整個工業體系擴展延伸。


      2. 推進產業、技術、金融的融合,強化領先工業領域的技術股權改革,嘗試激勵行業資本導入技術孵化,引導人才與技術的主動性應用。

      工業軟件與復雜的工業制造場景、設備、工藝直接相關,貫穿整個產業鏈。這也使得頂層工業軟件基本需要由對應領域的龍頭企業發起。而這些主導產業軟件發展的大型制造企業,無論國企還是私企,都需要建立以國家產業規劃為協調的技術合作和資源互換,一方面避免各自為戰下資源浪費和難以兼容,另一方面也強化復合領域復合資源的整合和協同能力。這種協同,是需要來自產業、技術、金融方面的全面推動的。

      傳統工業集團由于承擔著巨大的經營壓力,其管理模式也有著嚴格的慣性。單純依托在傳統工業集團下屬的信息科技部門很難進行承擔來自內部巨大成效壓力和外部先進低成本成熟技術咨詢支持的競爭,進行的軟件項目往往淪為政績工程和行政報獎項目,人才也很難得到提升與激勵。而傳統工業軟件公司雖然有較強的項目經驗和人力,但無足夠工業集團項目支持情況下,也更加有意愿去發展能夠短期落地和銷售轉化的較低難度的通用項目和替代改造項目,無法發揮提升產業效能的主動性。高校的產研人員更加容易紙上談兵,脫離實際工業場景的驗證,工業實施時困難重重。

      在這種情況下,單純的來自行政的補貼、稅收的減免或者科技獎勵都很難對產業健康發展起到核心激勵的作用。更不是幾個科技園,幾個工業互聯網論壇和平臺就能解決的問題。

      在此情況下,國家應該強化和支持工業領域的技術股權孵化,將由大型工業企業積累的具體應用場景與歷史數據技術經驗、由產業風險資本、復合領域技術人才以股權形式融合在一起,技術人才享受技術轉化為科技成果的技術股權,大型企業與國家平臺提供實施合作項目與資本支撐,產業風險資本引入市場化資金。建立更多的擁有實際工業場景為應用目標基礎的科技型工業軟件公司。多方共同承擔國家戰略帶來的機遇與風險,同時發揮技術人才的積極主動性,避免傳統工業集團治理機構和軟件公司發展模式帶來的弊端。讓中國工業軟件從中國強大的制造業中孵化出來,并能逐步適應市場化的競爭需求。



      3. 建立產業標準、數據標準和開源模式,構建可控應用的平臺生態,進行邊緣性蠶食進攻。

      國際工業巨頭壟斷工業軟件的能力,除了其先發優勢之外,更重要的是其建立起全球產業鏈的體系標準,工業數據的壟斷控制,并圍繞整個體系建立了鞏固的產業鏈生態。

      這種強生態的有自發的穩定性和效率性,當所有全球化企業都在該體系時,標準化和數據共享使得中小企業能夠更加專精于自己的領域發展。但當在中美對抗的歷史大背景下,面臨著來自對軍工、高科、精密制造的赤裸裸限制時。這種壟斷生態對國家安全產生了極大威脅。

      由于與產業鏈的發展結合程度非常高,技術標準的歷史慣性也最高。重新造輪子是一個低效、緩慢、資本回報差的過程,用自由資本角度思考是一個逆市場化不合理的行為,工業企業實際執行時也容易由于自身利益陽奉陰違。而且也會導致傳統領域對應技術人才的適應非常困難。

      最理想的做法是像華為一樣,成為某一領域核心企業的基礎上,加入成為產業標準化規則的一員并進行技術專利互換,搶占領先技術高地再進行可控技術的分叉。但在很多產業落后領域中很難完成這一步,像工業軟件這個領域就跟進可能優先選擇中國特定的工業領先產業鏈發展,如通訊、新能源、光伏等領域,從邊緣建立優勢再逐步反侵吞到原有工業領域。智能領域領域華為主導OpenHarmony項目本質上也是這個思路。

      在這個過程中,產業標準、數據標準和開源模式建立對于整個產業平臺生態的發展有著決定性的作用,避免各自為戰惡性競爭和出于自利的數據和技術能力封閉。這個過程必須是以國家和產業聯盟為主導。同時標準化通用化后,對于廣大的市場化主體極大的降低參與工業軟件生態的門檻。

      最終的工業軟件生態是建立起以整體工業企業是應用主體,以產業聯盟確定好通用技術標準、數據標準和接口和應用轉化方式,大型工業集團孵化的高端工業軟件技術公司把控核心關鍵整合技術,市場化的應用軟硬件公司開發關聯個性化平臺應用的合理生態,并將海外技術和產業鏈也進行兼容性整合。


      為什么中國有互聯網巨頭卻沒有工業軟件巨頭?

      4. 構建多維度人才來源,鼓勵工業技術咨詢模式的發展,鼓勵行業資本導入技術孵化,鼓勵技術人員的定向跨領域培訓與交流。

      高端工業軟件的核心技術人才基本屬于復合領域人才,不能由單一領域人才替代更不能如同消費互聯網那般靠量堆積。但產業資深人才又需要面對當前國內環境資深技術人才收入回報低,工業領域重生產資料人才依附于大型企業和項目難以獨立等問題。整體使得工業軟件領域的高端人才供給問題非常大。

      想要解決這個問題,不能單純依靠產學研一體化,期望從高校直接培養出適宜人才。因為工業項目基本上是個長期積累開發周期長回報不穩定的方向;也不大能期望軟件行業自發性改變項目趨向,提供大量人才自愿轉向資本回報率低項目承接要求高的工業型項目。

      在這種情況下,我給出的思路是3條路線的擴展:

      A.鼓勵推動我國技術咨詢行業的發展,為我國高端技術人才脫離生產資料的束縛,獨立服務于行業創造更加多的機會。我國當前不但缺乏如同埃森哲、高德納這類全面的技術型咨詢公司,甚至連技術咨詢行業的基礎發展土壤也嚴重不足,配套給予技術咨詢的大生態環境和認知也沒有建立起來。行業專家各自為戰或者沒有形成合作的環境,影響了技術的進一步碰撞。這種以串連最新技術、工程應用為主導,以為企業創造價值為目標,以高端跨行業人才組合為基礎的技術咨詢是遠遠強于以國家政策和研發資金為主導的高校企業合作模式的。同時也將為廣大技術人才發光發熱輸出全市場創造出新的歷史機會。國家應該鼓勵甚至推動大型工業集團出人出資構建這樣的行業技術咨詢公司,才能更加好的將極端國產技術輸出到整個社會。

      B.鼓勵行業資本導入技術孵化,關于這部分我已經在前面闡述過了,主要是通過鼓勵技術人員持股和引入外部產業資本的形式提升頂端技術人員的主觀能動性和項目參與意識,擺脫人才歸屬傳統工業集團或者軟件公司下的管理框架問題,吸引復合高端人才的獨立。

      C.鼓勵技術人員的定向跨領域培訓與交流,由于高端軟件人才跨行業領域的要求,依照傳統模式的招聘或者培養往往很難直接滿足需求,所以更加合適的方法是將原有領域中的人才進行進一步擴展,避免受限于公司業務方向的技術視野狹隘。類似于管理人員往往為了提升管理能力參與在職MBA培訓。高校、工業集團也應該參考類似模式,提供更多針對特定領域技術人員的跨領域擴展培訓機會和提供對應的行業資質證書,行業也同時需要為這種跨領域人才提供行業交流圈子、認證服務與稅務財務上的獎勵。這將有利于人才市場的自我向上與充分交叉。


      5. 小型軟件公司工業領域的云推進和工業一體化服務

      知識產權的積累絕對不是單純的專利數量這種問題,事實在單純考核高新技術項目申請和專利數量正是使得很多公司為單純利益申請而申請,導致高科技企業不高科的原因之一。

      國內知識產權維權困難,只有大資本有較大實力去維護知識產權。至于廣大工業領域,中大型公司想對需要正規,而各種小公司對盜版軟件使用既是成本無奈之舉也是頂級產業的放縱。這種放縱同時也導致了產業生態鏈和人才被國外軟件覆蓋而國內替代品難以市場化的形式進行發展。進入云時代后,受益于SAAS等云服務形式,國產軟件在2B服務領域才吸引到了越來越多的資本和人才。做精做細,開放對接,依附大平臺增長成為國內很多SAAS增長的核心模式。當前比較成功的2B領域軟件公司走的也基本是云服務路線,這也正是開放模式下留給后來者搶占中小客戶市場的重要機遇。

      對于工業互聯網的支持,除了經濟上的購置補足這種直接的財務投入降低中小型制造工廠的使用難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部分是需要市場提供足夠多的工業應用領域的業務人員,能夠熟悉中小型工業實際場景與世面對應的軟件服務所能供應的效果,不僅僅從銷售角度出發,更多從市場實際需求角度出發來進行整合。這種服務型業務人才可能會在市場化作用下逐漸興起多個地方/ 產業鏈工業軟件服務巨頭,能整合業內服務能力同時提供銷售、調試、人才培訓與技術改造方案的一體化服務。更多展現跨領域服務時專業服務能力。這些服務能力往往正是兩頭受氣不討好的中小型工業企業中的it技術人員的機會。

      推薦內容
      爽死你个放荡粗暴婬货受视频,亚洲老熟女人亚洲,在线观看国产亚洲av,亚洲最新无码中文字幕一区